八桂网 >> 婚姻 >> “拔管”事件:他到底是爱妻还是杀妻 > 正文

“拔管”事件:他到底是爱妻还是杀妻

来源:来自网络 发表时间:2009-08-12

  文裕章妻子摔倒昏迷,他拔掉妻子氧气管后妻子死亡,事件引发多方关注。

  34岁的胡菁静静地躺在ICU病房里,其丈夫文裕章一只手环抱着胡菁的头,把自己的头埋在她的胸前,一边哭一边拔胡菁身上的管子——氧气管、输液管,一大堆监测仪器的管线。护士上前劝阻,没有成功。

  文裕章对周围的人哭喊道,他不想让妻子受罪。十来分钟后,胡菁离开这个世界。

  这是2009年2月16日,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ICU病房里上演的丈夫亲手结束妻子生命的悲剧性的一幕。

  近日,丈夫文裕章因涉嫌故意杀人罪,被深圳市公安机关刑事拘留。

  疑点:有意杀妻还是不忍她受罪

  2009年2月9日元宵节,住在深圳市龙岗区的文裕章夫妻吃过中饭后,开私家车带着一对儿女到海边骑单车。胡菁母亲肖女士则到隔壁打麻将。当天下午6时许,一家人回来后又开车到附近吃比萨。

  当日晚上8时许,胡菁在家里离奇倒地。

  事后,胡菁母亲肖女士介绍说,当天她听到胡菁丈夫文裕章在其住处四楼房间里焦急地呼喊:“妈,快来!”

  她赶紧过去,发现女儿倒在地上昏迷不醒,文裕章正在给女儿做人工呼吸。

  文裕章说胡菁是自己在房中玩电脑时意外倒地的。肖女士后来回忆说,当时房间里的电脑关着,而在文喊人之前的几分钟,她听到很大的一声“咚”,她以为是什么东西倒在地上了。

  随后,胡菁被家人送往深圳市龙岗区坂田一家医院,经过紧急治疗,恢复了呼吸和心跳。当晚即被家人送往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。医生检查后发出病危通知书。经抢救,胡菁的病情稳定下来,被送进ICU病房,并戴上呼吸机。肖女士说,接下来的几天时间,医院都没有向他们发过病危通知书。随后7天里,胡菁一直昏迷不醒。

  2月16日,胡菁的丈夫及婆婆文女士跟医生商讨病情,医生表示说,胡菁戴呼吸机时间过长,嘴中的通气管可能与身体黏膜发生粘连,需要手术割开气管,将痰液吸出来,再将氧气管插进去。但即使这样,对胡菁的治疗可能效果也不大。

  胡菁的姐姐胡女士特意从武汉来深圳这边照顾妹妹,她说曾多次与文裕章交谈,希望他相信胡菁会恢复健康,不管怎样,都不要放弃。

 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,胡女士跟医生说好,如果要放弃治疗,也要征得胡菁娘家和婆家双方的同意才行。

  2月16日下午,医院规定的每天一个小时的探望时间。文裕章进去时,胡女士跟他说探望20分钟,然后换她进去。

  20分钟后,胡女士在门口换鞋换衣服时,听到里面吵闹起来。她立即冲了进去,看到文一边哭一边拔胡菁身上的管子。胡女士听到护士在那里喊:“你这是干什么?你拔东西干吗?”

  胡女士说,她听到文裕章哭着说:“我不想看她受罪!”

  医生赶来,想为胡菁做心肺复苏,但文裕章不肯放开胡菁,医生没有办法。文裕章抱着胡菁大概15至20分钟。

  此时胡菁的脸色发青,医生问文裕章及胡菁的姐姐,还要不要抢救?文裕章表示不要了,并马上在放弃抢救同意书上签了字,胡菁的姐姐胡女士虽然没有签字,但也表示“算了”。

  从胡菁发病到死亡,留下了一连串的疑问:

  她,为何离奇倒地?他,为何哭泣着拔掉妻子救命的管子?医院,七八名护士未能阻止拔管,医生是否可以放弃抢救?不想妻子受罪,丈夫有无权利拔管?

  医院给出模棱两可的说法

  当文裕章抱着胡菁,并一一拔掉她身上救命的管子时,护士似乎束手无策,医生因为文裕章不肯让开,而只是看着。

  医院解释说,护士医生尽力了。

  目前的消息是,胡菁母亲肖女士以医院未能阻止文裕章拔管属于失职,拟起诉医院。

  2月23日,该医院医生冯永文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胡菁被送到医院时,没有自主呼吸、瞳孔放大,没有对光反射,血压不稳,心率很快。二院急诊科接诊时,距离胡菁心跳骤停已经超过1个小时20分钟,病情非常危重。根据国外标准和国内一些医学文献,院方诊断认为胡菁的全脑功能衰竭。

  “医院采用了所有能采用的关于心肺脑复苏的手段,使胡菁的循环功能有所改善。但至2月16日,脑功能没有恢复,已经进入不可逆阶段,我们基本诊断为脑死亡。要真正确诊还需要经过脑电图等一些手段进行检查,由于拔管,这一切都没来得及做。此外,胡菁不但脑部受损,内脏器官也因为呼吸骤停缺氧,受到损害。我们认为胡菁会死于多脏器功能衰竭,死亡可能性大于95%。”冯医生说道。

  而胡菁的姐姐和母亲表示,不能接受“脑死亡”的诊断。

  她们回忆,胡菁被送进医院后,医生从来都没有跟她们讲过胡菁已经“脑死亡”,怎么现在医院突然抛出脑死亡的诊断?家属还称,胡菁在ICU治疗期间,还曾接受过肾透析和换血,换了血之后,胡菁的脸色变得红润了许多。如果胡菁已经脑死亡,换句话说,她已经死亡了,医院还有必要这样大费周折地去治疗吗?

  医院表示说,胡菁的家属自始至终都没说要放弃治疗,然而疑惑的是,当文在结束妻子生命的过程中,医护人员为何没有进行抢救。

  然而,一位业内人士解释说,医院当时可能是因为文裕章说了那些“我不想看她受罪,我们不要治疗了”之类的话,目前,只要病人直系家属坚持签字“放弃”,大多数医院就只能放弃救治,已成一种被默认的“行规”。

  该业内人士指出,这种做法是与“安乐死”同时存在的另一个法律空白。

  亲人一语就能定生死吗

  目前,文裕章因为涉嫌故意杀人罪,已被深圳警方刑事拘留。女方家人认为文裕章的行为动机可疑,拟追究到底。而文裕章的同事及文母透露,文父当年就曾因病切气管插呼吸机,但未保住性命,是这件事留下的阴影促成了文裕章拔掉妻子呼吸机的冲动。

  文裕章在深圳岗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了十多年,同事对他的评价不错。同事们说,几年前,他父亲因为喝酒,呕吐物进入气管导致脑部缺氧,医生切开了文父的气管,用呼吸机维持他的呼吸。但最终,这个手术没能救回文父的性命。

  这次胡菁也是面临切开气管的手术,文裕章哭叫着“我不想让她受罪”,拔掉了胡菁的呼吸机管。同事们认为,文父之死的阴影至今笼罩着文裕章,当同样的情形再次出现在妻子身上时,文裕章崩溃了,冲动之下拔掉了管子。对于儿子拔管的动机,文母坚持认为儿子是因为太爱妻子了,不想让她受罪。

  一位律师称,我国目前还没有为“脑死亡”立法。

  抛开死者在家发生的任何意外情况或人为情况,也不管死者在医院是否已经脑死亡,在胡菁住院时间如此之短的情况下,文裕章主动拔掉氧气管,其杀人的动机和行为都已经具备,这一点是没什么争议的。因为任何有常识的人都知道,在当时的情况下,拔掉氧气管会导致患者死亡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有专家指出,关于文裕章的做法,其实折射出的是目前关于“安乐死”的争议。

  “安乐死”的实施需要一个合理的道德和法律环境,目前中国法治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,公民社会远没有成熟,关于“安乐死”的法律法规更是巨大的空白。

  所以,要谨防“安乐死”成为杀人的理由。

热文

热门图文

最新推荐

横县茉莉花茶

横县茉莉花生产占全国花茶产量份额70%以上,全世界总产量的50%以..

25 30 35岁打造人气女王妆的秘..

什么颜色代表着舒适、稳定、不置一词而严重满含牵挂?色彩搭配师..

阅读推荐